時論廣場》人權館是「不義現址」(徐宗懋)

時論廣場》人權館是「不義現址」(徐宗懋)

西島秀俊X內野聖陽 《昨日的美食2》夫夫生活-食譜和菜單是獻給彼此的情書

弱势角色友崎同学

人權館展出的綠島新生的塑像,早期綠島所收容的是南日島戰役的共軍戰俘。如果共軍勝利,臺灣將被亦化。(圖/徐宗懋提供)

邻居闻异味 母开房门惊见儿「明显死亡」!她悲诉:以为他在睡觉

我連續寫3篇文章來談國家人權館,這是蔡英文執政以來最扭曲歷史和人心的機構,主事者宣稱要重建「不義遺址」,然而很諷刺的,它本身已經成爲「不義現址」,假裝人權之名賺取淚水,本質上卻是喝共產黨烈士鮮血,食共產黨烈士之肉以毒化年輕世代的邪惡機構,把一堆純真的年輕人教成既癡又呆,無品無德、無競爭力的一代。

1949年中華民國政府遷臺之後,臺灣島內仍然遍佈共產黨地下組織,他們的領導是由延安派來的彰化人蔡孝乾和嘉義人張志忠。日據時代的臺灣共產黨員出獄之後,處於長期潛伏的狀態。他們意志堅定,鬥爭經驗豐富,擅發動羣衆。根據中國共產黨的組織程序,舊臺共幹部經過審查程序加入中國共產黨。

總統大選公視開票採雙重來源 確保真實可供查證

在光復初期國共合作仍然存在的情況下,他們以公開的身分加入三民主義青年團。228事件,蔡孝幹雖然沒有預期事件突然而至,但由於共產黨的鬥爭經驗,很快就採取針鋒相對的對抗。228事件中兩場最大的抗爭,臺中的謝雪紅是共產黨的人,嘉義更是由中共臺灣省工委武工部長張志忠發起武裝鬥爭。失敗後,他們快速撤離,毫髮無傷。

而在事件初期的搶了警察局槍械高舉武裝革命羣衆、學生以及前臺籍日本兵,證明是烏合之衆,一擊即潰。尤其是南洋回來的臺籍日本兵,理應具有戰鬥經驗,結果連班級任務編組的能力都沒有,丟下槍拔腿就溜,原來只是一羣膽小的無賴流氓,只會傷害霸凌婦孺而已。

至於處委會一些人跑到美國領事館去勾結美國人說「臺灣由美國託管」,無恥的叛國行爲,沒有一個國家會接受這種叛徒行徑。

“悦”动越爱动,帕梅拉带你玩转华为WATCH GT 4“卡路里账单挑战”

中共地下黨遭連根拔起主要有2次,一是蔡孝幹被捕投誠,供出所有黨員。當時中共已經在福建陳兵50萬部隊,隨時要打過來,中華民國政府迅速處決了將近400名內奸共諜。第二次是陳福星重建第二屆省工委被破壞,情況也是類似。中共地下黨組織被徹底破壞,加上土地改革成功,剷除了中共在臺灣發展的社會基礎。

這些被槍決的共諜不是「政治受難者」,而是寧死不降的中國共產黨烈士、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烈士,他們的大名被刻在北京西山中共烈士紀念碑上,每年接受中共中央首長的公開悼念。問題是,今天人權館也來湊熱鬧,想要沾點光,利用這些「匪諜」的獄中遺書,賣弄被「國民黨迫害」的悲情,卻又隱瞞他們的工作目標就是接應解放軍渡海來臺。人權館實際上就是啃食中共烈士屍骨做成的人肉包子。這種偷雞摸狗,無恥到了極點的做法,也是史上少見的。

就如我上次所建議的,人權館必須徹底的改正。把這近1千個「匪諜」詳細列出完整的歷史背景與政治資料,設立一個「民族和解紀念館」,解釋在大的世界歷史架構中,左翼勢力在日據時代的崛起,他們的主張和他們的奮鬥歷程。

进立院恢复特侦组!韩国瑜喊「专办这群人」:支持侯康

二戰結束後,世界又分爲東西兩方陣營,紅色革命的火焰熊熊燃燒,亞洲各國又陷入熱戰,日本出現左翼暴力革命,朝鮮半島爆發了三年的戰爭,東南亞的戰火燃燒至1975年印支三邦赤化才告一段落。中華民族亦不可免,陷入分裂的悲劇。

臺灣光復不久後,出現的不是「白色恐怖」,而是「紅色革命」,不是「戒嚴時期」,而是「兩岸冷戰時期」,同時出版有份量的書籍,成爲學校教科書的內容。此外,在舉辦活動方面,定期邀請這些「匪諜」的臺灣和大陸家屬,共同回顧民族分裂歷史的悲痛,以促進兩岸和解。如此過去的仇怨必然可以轉爲中華民族和平、團結以及共同發展的力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