奔騰思潮》漢文在日本(本田善彥)

奔騰思潮》漢文在日本(本田善彥)

漢學深耕於日本,大阪街頭的看板上就張貼一張《論語》的內容。(圖/讀者提供)

針對教育部大幅刪減文言文課,北一女教師區桂芝日前痛批108課綱「無恥」的言論引起風波。對此教育部發布新聞稿解釋,108課綱並未廢棄文言文,文言選文以兼顧不同時代、不同作者、不同文類。幫閒文人不但嘲笑抗議者(按:指區老師),還反駁:文言文、中國史,根本不曾缺席云云。其實不管國文或歷史,臺灣課綱問題每隔一段時間突然開始吵,越吵越情緒化,呈現各說各話的局面。反正這些議題,吵了一段時間就會不了了之,毫無建設性。不過此次,部分網媒和SNS還扯到我們日本的漢文教育,所以今天,分享各位我所感受到的漢文和咱們日本之間的距離。

一般日本人在小學(國小)六年和中學(國中)三年,共九年的義務教育體系內,要學官方指定之「改定常用漢字表」的2136個漢字(4388套音訓讀音)。

從小學開始教根據中國古典的成語「故事成語」。例如,「矛盾」、「四面楚歌」、「畫龍點睛」等較簡單的成語,其中有包含「蛇足(畫蛇添足)」、「杞憂(杞人憂天)」等已日化的成語。

绿能产业多头明确 法人:每次大跌都是买点

上了中學以後,就在「國語」課開始教「古文」。古文有兩種,一種是《竹取物語》、《徒然草》、《枕草子》,以及俳句、和歌等日本古典文學,另一種是包括唐詩在內的漢文。意思就是,一般日本人在義務教育的階段務必要接受漢文課。通常,到了中學二年級就要開始學習李白、杜甫、王維、孟浩然盛唐四大家之代表作,以及論語的幾篇文章。教學漢文並不等於學中文,因爲日文和漢文的文法結構和發音系統大不同,我們使用自己研發之一套以雁點レ點(レ點)和返點(一二點等)將文言文調整成日文的語序,並添加助字或對漢字進行再讀,使之符合古典日文的規範。讀音時,當然要依照日語的發音來念。

走上近代化的日本,積極模仿西方列強的發展模式,對中國嚮往和推崇的情感大幅降低,但傳統日本知識界,透過長年積累漢學基礎的教育模式,將漢文的內涵深刻內在化,至此,即使日人的對華思緒變遷,但是知識界不會放棄傳統漢文的精髓。將西方概念翻譯成日文時,也靈活地運用漢學的精華,如此,高度漢文涵養豐富日本的精神境界。像我父輩以上(戰敗前出身)的日本人來說,理解背誦多少漢詩(唐詩宋詞等舊體詩),讀過幾篇中國古典,均爲測試教養的一套方法。隨便舉例,我岳父大人於二戰末期提早自大學畢業,自願參加特攻隊,幸好出擊前戰敗了,沒有遭到犧牲。戰前深受軍國主義教育的他,始終對中國有着複雜的情感,但一方面他酷愛漢詩之優美境界。心情好的時候,跟女兒(我老婆)開心地用日語哼誦「楓橋夜泊」的一節「月落ち烏啼いて霜天に満つ(月落烏啼霜満天)」,接着滔滔不絕地談蘇州寒山寺之美,儘管他從來都無緣赴唐土。

刘若英「飞行日」启程10/8攻蛋 首次挑战四面舞台展魅力

挚友/不单纯友情

我小學幾年級的時候,剛好是8月15日的「終戰紀念日」,電視播放有關日本戰敗的紀錄片,還是專題報導,其中一個受訪者以「國破れて山河あり(國破山河在)」的用詞敘述戰敗時的感觸,家母在當場向我們兄弟解釋「春望」是杜甫的作品,在什麼時代背景下詠唱該作。她當年在中學教理科,大學也攻讀化工系的,但對她們傳統日人來說,對黃鶴樓和寒山寺都不陌生,《西遊記》、《三國志》、《水滸傳》(在日本看過《紅樓夢》的人不多)的故事都屬於「常識」的範疇內。

如今,有機會踏進日本的實體書店,就不難發現以《孫子兵法》或者諸葛亮孔明的故事來解釋戰略、運用《論語》談商業倫理等商業書十分受到歡迎。

基隆假日亲子互动课程 学龄前幼儿玩到不想回家

家父退休前都在中學教國文,退休後也在高中教古文。他完全不會說中文,但可以教漢文,也教了快半世紀了。有次,我聽他的學生講,家父在課堂上說過:我們爲與祖先對話,而學古文,祖先大量吸收漢文的精髓,所以不學漢文就不能好好跟祖先對話。此時,我瞭解到,對我們東亞社會來說,漢文的地位跟拉丁文差不多的,中國古典就擁有與西方的新舊聖經和希臘羅馬神話一般之份量。當然,隨着年代的變遷,漢文的顯現率也許不如以前,但核心文化中的價值卻永遠存在。

SBL》张博胜初访澎湖就飙分 台银和九太打平

其實,我過去曾經認真面對過文言文教學的問題。有緣在臺北工作,與女性同胞在異地結婚,成家生子,孩子們都是臺北出生長大的「灣生」。對外籍家庭來說,子女的語言教育是絕對不能忽略的。像我家作爲「無產階級」家庭,將來恐怕沒什麼遺產能留給子女,所以,讓他們接受教育,訓練技術,學到知識是我們唯一能送給子女的未來。幸好,中華民國的「國語」是十分強勢的語言,所以,爲了讓孩子們學會不比中國人遜色的中文(當然包含文言文),讓他們就在臺北受當地教育,從幼稚園到高中,從不考慮過給他們上外僑學校之類的,同時在家裡禁止使用中文,嚴格要求使用日語。一轉眼過十幾年,至今,他們學會了精準的日中文之表達能力,老二迷死金庸世界,爛熟中國歷史,當初的目標大致上達成了(雖然課堂之外,同時自家中也加強了不少日本和中國的歷史地理的教育)。說一句玩笑話,將來,臺灣子女們學不學文言文,懂不懂廉恥,他們的歷史觀是否錯亂可笑,可能都與我們無關了,因爲我們已經完成了自己該做的事。(作者爲旅臺資深日本媒體人)

龍王 傳說 小說

※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※

影》墨尔本爆「120年最强地震」!深度3公里 数千人梦中吓醒

大陆禁输入台湾释迦、莲雾 农委会估下一波是柑橘